第一百九十章 闯入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人其实都不是深耕拳法,又是互换了几拳后两人各自分开。

又是一番较量下来,双方还是没能在对方手上占到太大便宜。安妙虽然芸境界高,拳脚力度更大,但沈况的体魄相较于安妙芸更强,所以在各自添了些不痛不痒的新伤后两人遥遥对立。

安妙芸的拳法基本没有定式,她属于是在不断厮杀打熬中参悟出的搏杀手段,所以讲求稳准狠,且拳拳到肉。

而反观沈况的拳法则更加有据可循,尤其是落在拳法大家眼中,拳风腿影间的神意并不比他的剑法逊色多少。

长街上,安妙芸再没了之前的从容。她皱着眉头看着沈况很不淑女的吐出了一口血沫后慕然笑道:“小子,老娘已经很久没有碰到你这样的硬点子了。看你境界不高,没想到让我吃了这么大的亏。”

安妙芸说话间许是牵扯到了伤口,所以她嘶叫一声后揉着肩头抱怨道:“哎呦喂,你小子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下手这么狠。”

从姐姐到老娘,自我称呼上的转变已经表明安妙芸开始以同辈人的身份看待沈况,再没了之前的那些虚与委蛇。

沈况闻言也笑道:“我也很久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了,我打了姑娘几拳,姑娘也都一一还了回来,你可一点都不吃亏。接下来,姑娘是打算与我搏命了吗?”

“搏命?”安妙芸轻笑道。

“要是一个不小心折在你手上,那老娘的一世英名岂不是就打水漂了。事到如今,我保证的都已经做到了,所以没必要再与你打生打死了。小子,姐姐提醒你一句,趁早把手上的毒解了,否则后面有你好受,只要你大意没能封锁住毒素蔓延,那么他就会顷刻间蔓延开来,比之之前还要快。这是姐姐的一点提醒,算是你陪我打爽的酬劳。”

说罢,安妙芸竟是不管不顾,在众目睽睽之下转身就要离开长街。

楼阁上,晏兰舟看着本可以乘胜追击最终却无动于衷的安妙芸多少有些不悦,有些杀人的机会不把握一转眼可就没了。

不过元稹在看到这一幕后却神色如常平静道:“她说的没错,答应我们的事都已经做到了。如今那沈况已是强弩之末,不仅真气消耗巨大而且身中蛊毒,接下来就让景易他们派几名厉害的供奉尽快了结了他,余后可还有要事要办。”

说到这元稹顿了顿,片刻后他似乎又想起一事,于是又道:“记住,我给安妙芸的承诺此事之后都要一一兑现。帮助他们苗疆统一,未来于我们而言也会多一个不错的盟友。”

见元稹没有因此而迁怒于安妙芸,晏兰舟自然不好多说什么,所以他只是缓缓应下了元稹的嘱咐。

殿下布局之大便是他也未曾敢想,若是将来大业有成,朝廷上那群眼高于顶的老臣怕是下巴都要惊掉。一想到这里,晏兰舟也敢憧憬憧憬那些以前不敢想的事。

站在晏兰舟身旁的彭昱沉默不语,他居高临下看着受伤的沈况,总有些心神不宁,他总觉得还会有他没有预料倒的变数会发生。

长街上,原本看着两方打的起劲的看客们正以为接下来还会是一场酣畅的焦战时,那名容貌姣好的苗疆女子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酣战正当,戛然而止。

安妙芸甚至没有在意周围人的眼光,渐行渐远。

就在安妙芸快要走出人群的时候,她突然停住身形回过头远远看向沈况高声喊道:“小子,其实我们之间没什么仇怨,不需要打生打死。若是你今日能够侥幸不死,来日有机会就去我们苗疆做客,到时候我请你喝我们苗家最好的水花酒。”

江湖天才,这些年安妙芸见过的还少吗?便是如今这等场面她也亲自参与过几场,只有活下来的高手,没有年轻的天才。

她会有此话,更多的只是心血来潮。

其实两人之间年纪差距不大,安妙芸以小子称呼沈况,沈况却并不感到反感。

沈况没听过苗家的水花酒,所以只当是她们苗疆当地特色。

沈况笑着点头,他们之间也的确没什么恩怨。

来日是何时,谁有会知道,所以应下来,没什么!

见沈况答应,安妙芸嫣然一笑后潇洒离去。行出片刻,她笑着摇了摇头,她并不觉得沈况真的可以活着离开康竹城,倒是江湖上少了这么一个天才委实可惜了些。

沈况当下的伤势的确算不上乐观,与安妙芸的这一战他倾力颇多,尤其是那一记重斩式耗费了他极多真气,再加上之后与安妙芸的换伤,到得此番,沈况觉得他极需休整。

只不过,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人不会允许他得以休憩,如此好机会只需乘胜追击就能杀掉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谁又不心动。

沈况也知自己境地,所以更不敢怠慢。

楼阁以及长街上的很多人当下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这时候没人敢再做出头鸟,那些修为境界高的前辈或许可以半死不活的离开,但他们上可就没这般好事了。

站在房顶上的元大光当下火急火燎的看着场中局势,那苗疆女子能将沈况逼到如此境地已足见她的杀力之大。

“韦兄弟,你说我该怎么办。”元大光着急问道。

他也看得出来沈况的状况不容乐观,这时候可经不住再一个“安妙芸”了。元大光看着长街上原本的姜兄弟,如今的小师弟,一时间眉宇间愁云惨淡。

韦修格一时半会也给不出太好的办法,硬闯?他们方才合计若是对方因此而不再遵守约定那对沈况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元兄,暂时我们只能想看楼外楼、宇文氏他们几家的意思,相信他们不会放任姜兄不管的?”

元大光并没能因此而放下心,说到底那些都是外人,时势裹挟他们的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要了沈况的命。

韦修格也看得出来元大光的担忧所以又道:“元兄的师父和那位青衫前辈也一定不会放任不管的。”

元大光闻言道:“我看得出来师父与那位前辈就是奔着姜兄弟来的,只是不知道师父他们与姜兄弟之间又有什么渊源。”

相比于元大光和韦修格的愁云惨淡,另一边的吴辞笙和杨潜则好多了。

因为过多的担忧都无用,他们也没办法。

“师父,沈况他现在是不是很危险了啊。”吴辞笙看着长街上正警惕四周的沈况开口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杨潜看了一眼那个头发凌乱的年轻人叹了一声:“不容乐观。不过楼外楼和其余几大势力怕是也要有所动作了,他们不会看着沈况被他们一点点耗死的。江湖天才为师见过不少,不敢这个沈况很是不同。”

“师父,他......”吴辞笙欲言又止。

杨潜知道吴辞笙的心思所以接过话道:“应该死不了......事情的走向总是背着我们的想法来,而且为师心中有个奇怪的念头,为师总觉得大皇子他们的真正的目的似乎不在沈况身上。”

吴辞笙闻言皱眉道:“难道人群里还有其他的朝廷钦犯身份比沈况还要重要?”

杨潜摇了摇头:“为师的意思是,他们除了截杀沈况之外,还有其他更重要的事。”

吴辞笙有些听不懂师父的意思,而杨潜自己亦是抓不住心中忽起的这个想法,似乎有些飘渺又似乎清晰不已。

“如今看下来,大皇子他们似乎并不着急快速杀了沈况,也不担心时间拖得久可能产生的变故。明显拖得越久对他们越不利,而且一般人也轻易杀不掉沈况,他们还是采取了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一点点来。

与其拖延时间,为何不从一开始就将他们的杀手锏拿出来。若是为师猜得不错,除了这安妙芸大皇子背后一定还安排有其他高手。但很明显他们都不着急站出来结束这场差距悬殊的截杀,那么目的很有可能是为了用截杀沈况一事给其他的事情打掩护?”

杨潜摇了摇头接着道:“为师越来越看不懂了!”

杨潜看不懂,吴辞笙就更看不懂了。而且她本也不想管那么多,只要沈况不死就一切好说。

但,沈况就只有一个人。

长街上,阴沉沉的天色压抑着年轻人的身形看上去愈发形单影只。

年轻人右手虚握长剑,衣衫和青丝都已有些凌乱,神色也再没了一开始的那等清明。很显然,那苗疆女子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人群中,忽有人讥笑道:“兄弟们,如今正是斩杀此獠的绝佳时机,大家尽管出手。”

一人出口,附和声不断,可始终不曾有人敢踏出第一步。

沈况讥笑着看着周围这些人,他们若是敢来,就只有死。

房顶上的元大光看着周遭蠢蠢欲动的那些人终是忍不住,在韦修格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元大光身形速闪,刹那间便出现在了长街上。

沈况其实不知道元大光和韦修格来了,所以当他看到元大光的时候有些意外。

另一边的韦修格虽然也很想如元大光一样什么都不管上前搭救,但毕竟他的身份使然,一举一动都代表着他们韦家,所以他不能如此。

隔着不远的元大光看向沈况笑道:“我知道姜兄此刻心里一定有很多好奇,但紧急关头恕我不能一一告知,等此间事了我一定和盘托出,姜兄只需知道我元大光是来帮你的。”

元大光说完沈况也不意外的直接道:“是姜凝让你来的?”

元大光闻言便明白沈况已经知道了吴酒客栈几人跟脚,他摇头道:“我元大光还没有资格直接见到姜小姐,我此番来是受师命,姜兄不用担心会波及到楼外楼。”

(本章完)

7017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