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拳一拳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人烟稀少的街角处,元大光终于见到了那个苦寻多年的男人。元大光看着近在眼前且脸上带着笑容的斗笠汉子,一时间怔怔无言。

祝潭在看到元大光后却是笑着道:“当年那个衣衫褴褛的小娃子如今也变成了一个糙汉了,难道咱们用刀的人都没有他们耍剑的英俊。”

祝潭的后一句话显然是说给一旁的青衫剑客听的,所以中年男子闻言笑了笑:“大概可以这么说。”

紧跟而来的韦修格在看到祝潭和青衫剑客后心中微惊,因为身前两人竟都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祝潭说完笑着说完后,那个曾经一直嘻嘻哈哈不修边幅的元大光竟是无声无息的跪在了地上,然后给祝潭重重地磕了个头。

祝潭见状直接骂道:“你他娘的多大的人了,有没有个男人样子,没事拜个老子做啥?”

说着毫不留情的在元大光身上踹了一脚。

元大光不躲不闪,被一脚踹到在了地上。他爬起后,竟还难得笑了笑:“当年您也是这个脾气,对我从来没有好脸色也从来不愿意认我这个徒弟。”

说完,没再等祝潭开口喝骂元大光就悻悻然的站起了身。

但祝潭看着元大光依旧不依不饶的骂道:“看你小子这些年修为也没个长进,还只是归元境大圆满,那还学个屁的刀法。”

祝潭自然不是真的骂他,他又如何看不出元大光的跟脚。

只是经年不见,自己这个半个师父不骂骂徒弟还能干什么呢。

对于元大光的境界,其余三人都没什么反应,倒是一旁的韦修格闻言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元大光,韦修格一直以为嘻嘻哈哈没个正形的元大光真的只是个万象境大圆满。

而且,元大光的隐藏既然能瞒得过他那么他的修为底子应当极好。

当然,韦修格没在这时候提这些事,他只是默默打量身前的两位前辈,尤其是那个一身青衣的中年文士,看着真像个读书人,唯独脸颊上垂下的那缕头发使得他多了一点江湖气。

是个剑客,也像个剑客。

元大光挨骂也不反驳只是缓缓道:“这些年弟子一直在压境,辜负了师父您老人家的期望。”

祝潭闻言道:“你小子可别往我身上倒贴,就你这天赋我可不愿收作弟子,说出去我丢不起这个人。”

元大光听了也不气馁,他再度发扬他不要脸的气势舔着脸笑道:“那我就做个不记名弟子,您在的时候我不跟人说我是您的弟子。”

“我不在了就到处说去?”祝潭狐疑道。

元大光也不解释,嘿嘿一笑,意思是师父你懂的。

祝潭倒是没有再骂他,只是笑道:“你小子知道我这半个师父的跟脚是什么吗就来拜师?就不怕你师父学艺不精,刀法不够教不了你?”

元大光笑道:“您学艺再不精也比我厉害,我的刀法可都是您教的。”

祝潭哈哈一笑:“那道也是,就你那臭到家的刀法我都懒得看。不过既然你要做我的弟子,那我今天就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派发第一个师门任务。”

元大光闻言兴冲冲道:“师父您随便说,大光我保管做到。”

祝潭笑道:“之前那个沈况你也看到了是吧,师父我很中意,想收来做弟子,所以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要保他不死,能不能做得到?”

元大光听后为难道:“师父您也知道,那位沈兄已经有师父了,还是那位剑神前辈。”

祝潭抬眉道:“怎么,觉得你师傅会比剑神差?”

元大光赶忙眼疾手快道:“自然不是,剑神前辈在师父您面前也要矮一截。”

祝潭笑着摆手道:“师父见过那位剑神,比师父我高。”

元大光则笑道:“弟子是说剑神前辈的剑术要比您老人家的刀法矮一截。只不过师父您也知道弟子境界有限,万一护不住我未来的小师弟岂不是罪过?”

祝潭笑道:“放心,为师会在一旁看着,替你压阵,你无需担心,快去吧!”

元大光见推脱不掉便也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相比于见到了心心念念的人,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当年祝潭年纪还像沈况这会儿的时候,曾救下了还只是少年的元大光,其中缘由万法如今已不足论道,祝潭知道那段经历一定在当时的少年人心头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后来祝潭带着少年走了一段江湖路,两人没有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祝潭没有告诉少年人他的姓名跟脚,只告诉他自己姓祝。而少年人那时也从不多问,他努力学习刀法,想的自然是了结心中的那个心结。

后来江湖路两个人一同走了很远,只不过再远的路也终有走到头的一天。

后来两人就此分别,再后来,元大光就没了这个师父的消息,直到今天。

青衫剑客一直没有插话,另一边的韦修格也同样如此。

被师父答应收作徒弟,元大光开心不已,他给师父打了保票,说一定会保护好小师弟,往回走的路上元大光的脚步也是轻飘飘的。

看元大光与韦修格走远后,青衫剑客缓缓开口道:“怎么不告诉他我们的身份?”

祝潭道:“等此事结束再说不迟。小况儿和楼外楼的人还真是有缘。”

青衫剑客没有接过祝潭的后一句话继续说,他只是笑道:“你的这个徒弟也很不错。”

此中意思,两人深知。

回去路上,韦修格见元大光又回归本性,满面春风便也笑着问道:“元兄,你的那位师父是哪位江湖上前辈?或许我还听说过。”

听韦修格说起这,元大光有些尴尬地笑道:“不瞒韦兄说,我只知道师父姓祝,其余的师父不曾说我也不曾问。”

“祝...”韦修格呢喃了一句,不过一时间也没有想到太过合适的人选。

韦修笑道:“你这师父的想法还真是天马行空,竟然让元兄你去保护姜兄,而且元兄你的境界可是瞒我好惨。”

元大光闻言难免歉意道:“这件事还真是我对不住韦兄弟你了,实在是人在江湖

(本章未完,请翻页)

身不由己,还望韦兄弟多多包涵。”

韦修格自然不是真的在意这件事,谁还没有几个秘密呢,所以他摆了摆手当什么事也没发生。

“倒是元兄可有想好该如何帮姜兄,若是弄巧成拙反而会害了姜兄。”

元大光想了想也道:“谁说不是呢?我总不能直接进去横插一脚吧。”

说起横插一脚,元大光眼睛放光道:“韦兄弟以为,我若是胡诌个江湖门派然后直接下场帮助沈兄,如何?”

韦修格闻言道:“元兄你不是出自几大势力,如果直言生死自负说不定可以视作不坏规矩。只不过具体能不能,还得看那些人的说法。”

两人商量间不知不觉又回了屋顶所在的位置,不远处的吴辞笙和杨潜待又看到两人后依旧只是随意看了两眼,没有太在意。

屋顶上,元大光与韦修格发现他们只是离开了片刻,场上竟是经历了一番大战。

元大光瞧见沈况的嘴角有一丝血迹,而且右手拇指上也有微微的黑色且在缓缓扩散。

反观另一边的安妙芸的模样则就更惨淡了,沈况方才的重斩式一剑斩落,即便安妙芸奋力阻挡也依旧被剑气余韵伤的不轻。

此刻,安妙芸衣衫、发丝凌乱,脸上的黑纱也被尽数毁去,露出了一张苍白的容颜。众人这也才有幸看见原来黑纱下的女子竟有如此美丽容颜。

安妙芸难掩伤势,最终也吐出一口鲜血来。

两相对比,两人都受伤不轻,只不过沈况看上去会好些。

吐出一口血后,安妙芸盯着沈况冷笑道:“你这一招过后自己也不好受吧,再有几次,蛊毒扩散就该轮到你死了。”

因为刚才的那一招真气消耗过大,所以右手拇指上的毒素也因此弥漫开来,当下沈况的半只手掌都呈现黑色。

沈况只好一边分出心神压制掌中毒素,一边看向安妙芸平静笑道:“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姑娘若是还想试一试,不妨再来。”

沈况说完后,安妙芸冷声道:“那就再来,看看谁先撑不住。何况接下来还有对手在等着你呢!”

安妙芸打定主意要与沈况拼到底,所以她只是随意擦了擦嘴角血迹而后身形猛然前冲,速度竟是比之之前还要快。

沈况见状也知道安妙芸的意图,但这时候也由不得他犹豫。

因为短刀已经毁去,所以安妙芸当下只得用拳脚功夫,且她的拳架竟真有几分神意。

安妙芸得拳头瞬间便至。

为了不让毒素继续扩散,沈况也没有再用幽牙,他将毒素封锁在手掌,尽量以左手迎敌,以拳攻拳。

柳絮身法运转到极致,他的速度也骤然提升,比之安妙芸还要快上几分。

两人双拳已至,瞬间交锋。

拳风交汇,骤然间激起无数波动。一拳接一掌,行踪影错。

沈况一拳轰在安妙芸肩头,安妙芸也毫不示弱,一一返还。

只不过近身作战于沈况来说终究是有劣势的!

(本章完)

7017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