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交锋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妙芸轻言细语,总之是不会轻易说出其中利害。

沈况无奈之下只得以真气位为牵引游走于身体的奇经八脉及各处穴窍,但一番审视下来沈况始终不曾发现自己身体有什么变化。

安妙芸深知沈况内心慌乱表面上却故作轻松,因此笑道:“小弟弟还是莫要白费力气了,这道蛊可是姐姐的几样看家本领之一,若是轻易就被你解了,那姐姐这些年岂不是白练了,一会儿你就会见识到它的真正威力。那道蛇蛊不过是道开胃小菜,牵扯你的一部分心神,我看对小弟弟你造不成什么影响。”

安妙芸虽然话说的轻快随意,但她还是在紧紧注意沈况身上的变化,因为按理说蛊毒这时候应该已经发作了才对。

周遭看客见沈况受伤,几家欢喜几家愁。

阮水烟在看到沈况受伤吐血后,担心的紧握住了苏嬷嬷的手,且手心有微微汗渍。

这些江湖事她们这些人掺和不上,苏嬷嬷更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只能抱着自家小姐,尽量不让她太担心。

一旁的芷沛则只能跟着自家小姐一起紧张,她虽然不知道场下那个名叫沈况的年轻人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但自家小姐相信的人应该不会差。

阮水烟居高临下担忧的看着沈况,她想着若是方才自己没有离开,这些人是不是就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伤害沈况了。

苏嬷嬷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家小姐的心思,因此柔声唤了一句,小姐。

阮水烟说到底还是经历的事情太少,看不得这样的场面,涉及生死且是熟悉之人的生死,或多或少与她有关,又让阮水烟如何能够释怀。

阮水烟眼中噙着水雾,低下头埋进了苏嬷嬷怀里。

一直在旁候着的徐绣京在见到这一幕后心情复杂,他下意识看向了秦寒。徐绣京很好奇,消失的几个时辰里阮水烟和沈况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阮水烟如此帮着不算熟悉的沈况说话。

徐绣京知道那虽然不是情爱,但到底是一种真挚的友谊。

秦寒见阮水烟哭泣的厉害,便也只好在旁安慰道:“小姐莫要担心,那女子的蛊毒虽然厉害不过那沈况目前也还能应付,伤不了性命。况且楼外楼、云梦山以及宇文氏等等势力都还没有正式出手,那沈况还安全的。”

说到底秦寒对于场中的那个年轻人是没什么好感的,不过若是换个角度来说,那年轻人也是被大势裹挟不得已而为之。

年轻人的惊艳他看在眼里,所以他很好奇今日那年轻人究竟能掀起多大的波澜。毕竟是南柯剑神的弟子,秦寒不想信李成仁会一点不在意弟子的死活。

听到最信任的秦爷爷的开口后,阮水烟这也才稍稍平复下来。

阁楼上的独孤南乔在看到沈况受伤后,反应比阮水烟好些,不过也依旧难掩忧色。

独孤南乔自是看得出来,那一口淤血并不伤及五脏六腑所以并不严重,她只是担心那个苗疆女子所用的暂时还没有在沈况身上显现的毒。

(本章未完,请翻页)

独孤南乔看向师父,云清幽缓缓道:“应该是一种致幻的蛊毒,不以蛊虫而是以她自己为引。这等术法对于高境界的对手也许不适用,但对于境界比自己低的对手来说就尤为致命,那女子可以凭借对手短暂的迷失而做到一击必杀。至于为什么那小子会没事,师父暂时也看不出端倪,可能是他另有机缘,总之不必担心就是了。”

听到师父的话,独孤南乔也放下心来,只要伤害不到沈况她就不担心。

宇文渊和宗阳丘都不清楚苗女安妙芸的跟脚,显然她是元稹秘密培养的死士亦或是元稹与苗疆人有什么约定。

因为巫蛊饱受中原武林人士所不齿,所以苗人很少踏足中原武林。

而对于沈况的伤势,两人都不担心。

宗阳丘缓缓道:“那苗女嘴上的蛊毒看来是她傍身的几种大蛊之一,不过为什么会对沈公子没有作用呢?”

宇文渊摇头笑道:“宗叔,慢慢的我就相信在沈况身上发生什么样的怪事都不奇怪。”

宗阳丘微微一笑,那个年轻人似乎总能给人以惊讶。

其他冷眼旁观之人见沈况受伤显然开心更多,本以为是个归元境无敌的存在,没想到也是难敌苗人巫蛊。

有人不齿苗女用毒,有人则乐见沈况在此栽跟头。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如此妙语,千古受用。

站在房顶上的吴辞笙先前注意到了不远处急匆匆离开的两个汉子,不过她只是顺势看了一眼,没有太在意。

对于沈况的受伤,吴辞笙有些意外。

她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师父,奈何杨潜也双手一摊无奈苦笑道:“为师境界太低看不出什么门道。”

吴辞笙惊讶道:“师父,那女子说的那种蛊毒为何还不发作,沈况不会就这么死了吧!”

杨潜闻言笑道:“你的这个问题那苗女怕是也很想知道。”

吴辞笙远眺而去,当她看到安妙芸匪夷所思的神情笑了笑,“就这么被沈况解了?”

杨潜摇头道:“谁知道呢?不过为师感觉那沈况似乎也不知其中缘由。”

温华不知何时也到了姜凝所在的楼阁上,他看着中了蛊毒却无事的沈况笑道:“这苗疆幻蛊会受制于被种蛊人的心神澄澈程度,而且若是被种蛊人曾经进入过那等天底生的小世界则就完全不会被其影响,这是比较隐蔽的一桩秘闻,大多人应当都不知晓。倒是这小子何时有此机缘进入过那等玄之又玄的小世界?”

姜凝闻言后并没有询问为何小世界会压制这种幻蛊,而是回忆起楼外楼密报上关于曾经沈况与苏瑶过了曲儿城后突然消失的那两天,如今看来很有可能就是那时候误入了那等小世界。

长街上的沈况仍是没有感受到自己身体上有何变故,而他身前的安妙芸也从之前的审视打量好奇到现在如同见鬼了一样的看着什么事也没有的沈况。

安妙芸皱着眉头看向沈况问道:“你曾经进入过一方小世界?”

其实沈况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通过安妙芸神色上的变化也慢慢猜测到了一些,很有可能是这种蛊毒对于自己无效。沈况闻言笑了笑,答非所问道:“姑娘你这秘制蛊毒似乎对我用处不大啊!”

听着沈况的调笑,安妙芸脸色铁青。

沈况也趁此间隙,以右掌浮动氤氲真气,而后将右掌置于胸口处缓缓落下,以此来平复躁动的气血。

做完这一切后,沈况见安妙芸恶狠狠的盯着自己不说话,笑着道:“打架也需要有来有回,姑娘方才先下一程,那么接下来可就轮到我了。”

沈况也不管安妙芸作何应对,他擦了擦嘴角鲜血后紧握长剑,将幽牙立于身前。

沈况左掌伸出两指,一点紫色真气萦绕于指尖缓缓滑过幽牙剑身。

刹那间,幽牙剑寒光大放。

之前,因为沈况的缘故很多人似乎都忽略了他手里拿的是百剑榜上排名第七的幽牙,东海沈家传承之剑。

对于中原的百剑榜早有耳闻的安妙芸,之前的短暂交锋中她也层留心此剑,只不过直到现在她才真正感受到那股似是来自远古的剑气威压。

含吾剑法,重斩式。

幽牙剑寒光大放瞬间后,一道长剑虚影自沈况背后缓缓浮现,而后一点点的化虚为实,巨大剑身上所散发出的凌厉气势便是围观看客此时也能深深感受到。

直到这时候众人才感受明白,这,才是年轻人作为剑神李成仁弟子的真正底蕴。

沈况面带微笑的看着不远处神色微动的安妙芸,片刻后巨大的长剑虚影随着沈况手中幽牙的劈斩而顺势直下,猛然斩向安妙芸。

如此威势顿时让安妙芸觉得面前这个年轻人的境界定然也是归元境大圆满才对,可对方的的确确只是个归元境中期的年轻人。

安妙芸不敢大意,她擅于用毒而不擅捉对厮杀,但毕竟境界在那里,她仍是一名不可小觑的归元境大圆满。

安妙芸双刀紧握,而后一瞬间两柄短刀合而为一。

一股黑色真气顿时自安妙芸身上涌现,身上黑衣,面上黑纱随风飘动。

只见她手中掐着无名道诀,而后片刻,手中短刀骤然变大,氤氲的黑色真气不断弥漫,短刀变大的身形直到与沈况的那道长剑虚影相仿时才停下。

两人的招式皆需要使用者消耗大量真气,因为无论是长剑虚影还是短刀的变大都依托于使用者的真气。

此等对决,看得围观众人胆战心惊。

以前只听江湖传闻说这沈况是如何如何赢过清河崔氏的黑剑侍,原本不尽信的那些人今日得见此战,方知名不虚传。

刀光剑影在所有人的注视中狠狠冲撞在了一起,两股不相上下的能量波动一时间僵持不下。

可不过片刻,长剑虚影陡然间又增大几分,再难抵挡的安妙芸手中短刀随之寸寸断裂。

劈碎短刀后,紫色长剑虚影去势不减,随之重重劈在了安妙芸身上,长街的青石板被骤然掀起,顿时间烟尘弥漫,一片凌乱。

(本章完)

7017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