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着道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女子言语细腻轻慢,似乎以活人养蛊只是一件稀松平常的小事,而她看待沈况的眼神也就像在看一件最得意的作品。

听到女子提起养蛊,沈况淡淡问道:“苗疆人?”

女子见沈况知晓苗疆慕然娇笑道:“没想到小少侠竟是知道我们苗人,妙芸还真有些舍不得对小少侠你种蛊了。”

沈况闻言不管这苗疆女子的胡话,淡笑一声询问道:“书上常说苗疆毒妇、苗疆毒妇,说的莫非就是你这种人?”

听到沈况称呼自己为苗疆毒妇,安妙芸不仅不生气反而风情万种的妩媚一笑:“小弟弟说笑了,姐姐我还是个待字闺中的黄花大闺女,如何能用妇人来称呼。不过在用毒一事上,我们苗人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安妙芸说完后,右手随意一挥,而后又轻轻落下,落在旁人眼中这似乎只是一个轻慢的动作。可对于一直在警惕安妙芸的沈况来说,这个轻微的举措可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一只小小的黑色蛊虫顺着安妙芸的衣袖悄然滑落,不起眼的小东西在安妙芸与沈况交谈的间隙已然缓缓接近沈况。

安妙芸一直表现得很自然,似乎全然没有在意此事。

沈况轻笑一声,他随意的抬起右脚而后重重踩下,顺带着脚尖旋转,狠狠碾了几下。

如此动作放在不知情的看客眼中自然只是多余的动作,但对于注意到那只小小蛊虫的人来说,这一脚既明智也随意。

沈况看着苗疆女子安妙芸故作笑道:“书上将你们苗疆蛊人说的极其可怕,说你们的蛊虫毒药都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今日得见姑娘倒是觉得书上说的不尽然。姑娘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又怎会培养出那等害人不浅的毒蛊?即便是有,怕也只是自娱自乐害不了人,姑娘我说的对也不对?”

这随意的一手自然只是安妙芸先手试探,若是轻易就能解决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也就无须她出面了。

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境界不能以常理度之,他的杀力更不能人云亦云的认为,所以安妙芸想尽最大可能试探出年轻人的上限。

那只小蛊虫虽然不是她什么精心培育的蛊虫,但其上所掺带的毒素便是一名归元境大圆满的武者碰上也要脱一层皮,而且小蛊虫胜在隐蔽不易被发现。

对方能在如此局面下依然不急不躁时刻警惕,已经证明他洞察力之高远超常人。

蛊虫被沈况轻而易举的踩死后安妙芸并没有什么反应,她妩媚的看向沈况笑道:“小少侠看来很了解姐姐呀,姐姐姿色尚可,小少侠若是有兴趣我们不妨深入了解一番,姐姐教你养蛊,你教姐姐学剑?”

沈况闻言故作意外摆手道:“我年纪还小,深入了解什么的就不必了。而你年纪又太大,早就过了学剑的年纪了,所以我们没什么可聊的。”

安妙芸以为沈况没有明白她的意思便又娇笑着解释道:“姐姐说的此了解非彼了解,此剑也非彼剑,**蚀骨尽在其中哦。”

沈况则依旧摇头道:“你说的是此非彼,而我应的则是彼非此,是你没听懂。”

沈况淡淡的说完,安妙芸也马上知道了他的意思,她嘴角微微上扬心里笑道,本以为是个江湖雏鸟却没想到老辣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得很。

安妙芸笑道:“翻云覆雨的滋味**几许,少侠不想再体会一番吗?”

听安妙芸越说越离谱,沈况也就没了与她继续闲话的打算,所以他直截了当道:“姑娘光天化日之下说这些多少有些伤风和,咱们不如趁早打完也好让其他人接着来领功。”

安妙芸笑着提醒道:“姐姐的蛊可是很厉害的哦。”

沈况提剑,不再废话。

安妙芸见沈况收了心思,她便也没了要与沈况久聊的意思,该做的准备也都妥当了,的确不用再与对方虚与委蛇了。

只见安妙芸双手恰印,顷刻间,各种各样的毒虫鼠蚁凭空出现,成群结队密密麻麻的朝着沈况所在的方向奔袭而去。

周遭看客在看到这一幕后都冷不丁的往后退了退,苗疆蛊毒的威力他们可都听过,这东西沾上一点那就不是随随便便能够甩得掉的了。

毒之所以被正统武道唾弃就是因为它的阴暗,它也与暗器伤人一样,为人所不齿。

沈况看着遍地来势汹汹的蛊虫,毫不慌乱。

这些蛊都是最普通的蛊虫,只是胜在数量多,和人海战术类似。

沈况运转真气注入剑身,随后横斩数剑,一道道剑光瞬间劈向奔袭而来的蛊虫。顷刻间,一波接一波的蛊虫被剑光悉数斩下,落在地上一分为二。

顿时,一股浅色的黑气弥漫在长街地面,片刻后方才缓缓消散。

密密麻麻的蛊虫也有在剑光下逃出生天的,只不过都近不了沈况身遭一丈之内的距离。

在沈况出剑后,安妙芸也凌空踏步攻向沈况。

安妙芸的兵器是苗疆人特质的弯式短刀,尤其适合近身作战,往往在长剑规避不了的死角,弯刀都可以凭借短巧的身姿灵活穿插。

瞬间逼近的安妙芸一刀直劈沈况肩头,沈况注意到安妙芸的刀刃呈现黑色,显然是淬了毒,一旦沾染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在剑光劈斩完那些蛊虫后,沈况持剑横挡,短刀与长剑碰撞顿时发出一连串的金属崩鸣声。

转瞬之间,两人就已连出数招。

劈砍滑斩,一刀一剑,错综复杂。

一番较量下来,让沈况有些头疼不已的是安妙芸每次出手间隙还会冷不丁的释放一两只蛊虫,而且这些蛊虫不像地上那些死多少安妙芸都不心疼,这些蛊虫都是她的精心培育的心头好,不仅毒性强而且杀力高,死一个她会可惜不已。

所以只要蛊虫没有得逞,安妙芸都会迅速将蛊虫收回。

如此来往,使得沈况既要应付安妙芸,还要分出心神注意那些神出鬼没的蛊虫。

沈况一直在有意识地躲避,所以一时间双方都无法对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又是一剑一刀互碰后,两人短暂分开。

安妙芸远远打量沈况,一番交战下来她心中惊讶不已,自己明明比沈况高出两个小境界,还有神出鬼没的蛊虫配合竟然对他造不成威胁。

安妙芸也知道,一来归功于沈况那速度奇快的身法,二来则是依托于他敏锐的意识与判断力,好几次安妙芸以为就要得手的时候,又被沈况顺势化解。

沈况从一开始就没有轻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个对手,一番较量下来也印证了他心中的想法,对方不仅善于近身攻伐,而且在用蛊上也总能出其不意。

所以沈况打定主意接下来的较量中尽量不与她近身,她那神出鬼没的蛊虫沈况不敢保证每一次都能躲过。

沈况再次缓缓抬剑,紫色真气很快遍及幽牙剑身。而后一瞬间,沈况头发衣衫无风自动,长剑脱手,飘飘然横立于沈况身前,剑尖直指安妙芸。

含吾剑法,冲剑式。

沈况握住幽牙,一股极为霸道的能量瞬间自长剑上涌现。

虽然幽牙剑难以发挥出含吾剑法的最大威力,但有此威力已是不可多得。

沈况握着幽牙,身形前移,化作长虹直指安妙芸而去。

长剑虚影缓缓浮现于沈况身前,且在安妙芸眼中不断放大,安妙芸能感受到这一剑的霸道。不过她没有退,她微微退步作俯冲状,手中弯刀紧握,片刻后蓄力冲出,一记自创的短刀月牙式反攻向沈况。

刀光剑影转瞬交汇,顷刻间,两股无形的能量波动自刀剑周围浮现并立刻流转出去,这一击两人虽未用尽全力但也算是强力一式。

紫色与黑色的两股能量各自裹挟着沈况与安妙芸,慢慢的,安妙芸竟是有了种如此下去赢不下沈况的念头,且念头越来越深。

所以当周遭看客还在惊讶于两人这一击的厉害时,安妙芸竟然弃刀不顾身影侧转以一记手刀直逼沈况面门,另一只手心处则顷然间出现一条斑斓小蛇,目标直至沈况。

对于安妙芸突然的变招沈况显然也没预料到,所以在沈况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然失了先机。

沈况只得弃剑不顾,左手微曲以手肘格挡安妙芸的手刀。

对于她另一只手的那条蛇蛊,沈况没来得及多想他顺势握住安妙芸的手腕,同时牵扯住蛇蛊前移的身形让它难以近身。

可安妙芸似乎早有预料,在沈况作出反应后安妙芸看着沈况柔然一笑,安妙芸脸庞顺势贴近沈况,沈况只觉得鼻尖忽而一股香风拂过,险些让他心神失守。

沈况陡然一惊,瞬间屏息凝气,不再呼吸,固守心神。

可他终究还是有那么一瞬着了安妙芸的道,也是在沈况失神的一瞬间安妙芸抓住了机会,斑斓小蛇顺势挣脱束缚在沈况大拇指根处咬了一口,贴近沈况的安妙芸则同时在沈况的脖颈间吻了下去。

心神再次清明的沈况深知不妙但为时已晚,安妙芸一掌将沈况拍飞,自己也顺势与沈况拉开距离。

她遥遥站立,脸上带着笑意。

沈况收回幽牙,手杵长剑,单膝跪地,吐出了一口暗红色的血液。

大拇指的那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沈况见状迅速用真气封堵周围经脉,将毒素封存在了手指上。因为是右手,所以影响到了沈况的握剑,虽然影响不大,但对于顶级的剑客来说,这一点影响也尤为致命。

而对于脖颈处的那道印记,沈况一时间竟是感受不到有什么特殊之处,可越是这样越是让沈况感到心惊。

沈况起身看向已与他拉开距离的安妙芸。

安妙芸看向他笑道:“姐姐的香吻可不是人人都有福消受的。”

(本章完)

7017k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